文章分類
最新文章
PersonalDefence
 

《真相》

Posted 08/18/2008





  劍在中國人的心中有著不可分割的感情,就像信物般濃濃的歸屬感。在武俠小說裡甚至也把它給神化了,排位在十大武器之首。可是它真正匹配的對象卻是文人、公子、謙謙君子。再來就是軍隊出征前皇帝親頒寶劍給主帥,將視尚方寶劍視同親自在前線督軍。嚴格來說,劍在戰場上用於與敵人弒殺的真正時間當往前推兩千年,漢以前主要以青銅劍為主,之後中國在戰場上所使用的武器就以直刀為主了。這時『劍』已經完全的退出戰場,不再以武器為其主要用途而晉升為識別身份階級的信物(附註1)。再者後來由於主政者不願意讓滿朝文武配刀配劍上朝,從朝廷開始進而通令全國照辦,從此之後『劍』只剩下傳說。


  早期中國戰場上的『直刀(相信當時的人是稱為劍)』如劍般的直,卻只有單鋒背厚,從漢至唐末都在使用,主要以步兵戰戰術為主。符合人口眾多的優勢組織戰的戰術戰法,氣勢磅礡,讓敵方看到畏之膽寒。


  為何劍的雙鋒棄而不用,使用單鋒的刀呢?因為劍的雙鋒不利於砍劈,如砍劈時由於金屬特性,遇上接擊,會產生彎曲的物理現象(附註2)。此現象速度非常之快,以人類的眼睛在十四分之一秒外也只能看到(或看不到)殘影現象,當時唯一能感覺得到的就是強烈的震動,而此強烈震動卻是由刀劍前後激烈彎曲產生出來的。可想而知,震手一瞬間,刀劍前後擺動可能數百次或千次了。刀與劍所產生現象就完全不同,劍由於兩刃,很薄且鋒利,彎曲時內刃相互擠壓扭曲變形,外刃拉扯破裂,在作用力與反作用力不斷衝擊之下,劍刃瞬間受損。再加上對方的武器又比較硬與韌時,受傷的缺口較深而斷劍的時間則完全取決於刀劍對砍撞擊的速度與力量。刀因為背厚,拉力超強互砍時,『刃(附註3)』本身的擠壓扭曲現象自然降低許多。但如果仍然是單一材料時,斷刀的時間與劍的時間是一樣的。


  『突刺』,古代的戰場上士兵都穿著胄甲,砍劈的破壞力決不如突刺,胄甲的結構是一片一片的接連重疊,像魚麟般,砍的力量在胄甲上是屬於線的力量容易被胄甲吸收。突刺的力量則是點,又較砍的力量大數倍且省力,只需要向前進,就有數百公斤的力量集於一個點(技巧純熟的話)。如此的破壞力可想而知。『刀』則能一手握實夾緊,一手輕扣於刀背,更適合於突刺,且胄甲並不易破,必須在同一位置,突刺撞擊數次才能破甲傷敵。反之『劍』為單手握持易疲勞,薄的兩刃突刺時,手無處可抓,與長槍相比已處於劣勢。只有在貼身突刺時,使用短劍才能發揮其功效,此時劍的長度,全長只有五十公分左右,應屬於短兵器了。


  中國的刀從漢至唐都是直的,傳至日本以後,才變成彎的。此時世界上刀的發展史才進入完全成熟期,完美的極緻表現。雖然中東早期的刀早已經是彎的,卻侷限於馬上使用,應該說原始設計就是馬上使用。陸地戰無法與武士刀一較長短。中東的彎刀,觀其外表與厚薄,應不像武士刀般用包芯鐵(軟鋼)來破壞振力。就整個武器的發展史『十字鍛造法』是否差異就在這,是值得深究,做為學術界的參考。


  從以上的兩點觀之,單一材料所製造出來的刀劍在古代戰場上使用只能拿來突刺,無法在馬上砍劈,換言之,兩軍交戰如一方刀劍容易斷裂,士兵交戰意志不在敗象已呈。劍在人在,劍亡人亡,手中無刀劍,要如何自保,更別提殺敵了。前文提及成吉思汗向唐朝日本(附註4)購刀一事,並非無稽之談。十字折疊鍛造法是不易斷刀的製刀術,而一般刀劍易斷裂,勝敗自然已分,就不難想像成吉思汗當年『所向披靡、勢如破竹』的無敵氣勢了。十字鍛造法是以20公斤的鐵砂燒鍛成6公斤的玉鋼『生鐵』,再燒鍛成1公斤的精鋼,那刀劍需要多少的煤與碳呢?當時成吉思汗如果出征人數以三十萬人計,則士兵一人手上一把刀,六十萬隻刀做為後勤補給,總計也要九十萬隻刀。未打仗前必先準備好且尚不包括其它各種武器,如槍頭、箭矢之類。如此多的刀,開戰的秏損是不計其數的,必需日夜趕工才能以敷使用。此鍛造法也僅僅日本會,而且事實證明日本確實有幾個城市世世代代在打刀。遙想當年盛況,日夜燈火通明,整個城市打鐵聲叮咚叮咚不絕於耳響個不停,相信可與今日經齊繁榮的城市相比。當代騷人墨客在詩歌詞曲史手裡記錄下當年的盛況一定很多,可供參考資料。如此可怕的武器,也當順便不得不提夾鋼刀就是外軟內硬的刀(三枚鋼)。反制與反反制在戰爭的時代裡是恆古不變的法則,聽說唐代就有,也不足為奇,只有複合式的材料才不易斷刀,相信這也是唯一可與十字鍛刀相抗衡的武器。為何提及此物?除了在日本有他的歷史背景與故事。販售武器的掮客手中能提供的武器種類總有個兩三種不同的製造法,以滿足不同買家的需求。在多種武器可選擇的情況下,研判金國大宗購買的是較次級的夾鋼刀才無法對抗蒙古使用最好的十字鍛刀的軍隊,強大的國力就此瓦解。武器採購有著極為龐大的利潤,當然就存在著非常可觀的回扣和酬庸金,或是主事者貪污以劣質器來濫竽充數,不無可能。當兩國爭戰時,武器與戰力在相等的情況下,應不致於某一方快速瓦解,兵敗如山倒,應是會一來一往。相執不下,但國力較強盛的金國卻敗給國力較弱的蒙古。很多人會說,戰勝國的戰術戰法應優於戰敗國而戰術、戰略、士氣等等往往都是主宰戰役成敗的主要因素。劣質的武器讓軍中的將士們都無法自保時,如何要求他們保國保家?只能徒增臣子無力可回天的無奈。強盛金國的戰敗是否能歸咎於晚期的貪污腐敗,導致無法保有或購買最好的武器來保家衛國呢?


  成吉思汗率軍征討花剌子模的期間相信當時的『烏茲』鋼刀已經失傳了。論成吉思汗的聰明才智,如果一場無勝算的戰爭,不可能千里迢迢遠行征戰,況且是以少勝多的不可能任務。反之如果行前早以得知此行穩操勝算,當然會出兵前往,這正如兵法所言:知己知彼,百戰百勝。這時期的花剌子模是否如同中國的宋朝、明朝已無鑌鐵的情況。事實證明花剌子模滅亡後,成吉思汗並未得到最重要、他最想要的『烏茲』鋼刀製刀術。如果有得到,歷史就得改寫了。現代人所謂的烏茲大馬士革,應該是說『烏茲』在花剌子模的大馬士革城裡有買賣,也就是『烏茲』在大馬士革城裡買得到是不是這樣呢?歐美後來簡化為大馬士革為花紋鋼材料名稱。實在也是年代久遠而不可考。


  唐朝名將高仙芝在成吉思汗之前三百年同樣攻打花剌子模,但命運卻不同,可以研判當時的『烏茲』還沒失傳,而這三百年中是如何失傳的,此一論點起碼將時間縮短讓人更易察查。


  無堅不摧的神兵利器人們始終對它敬畏著,尤其遇到無法理解或是無可奈何的情況,再加上不知為誰而戰,面對無能貪腐政權或暴君統治下的無情戰場上,遍地死屍,身首異處,哀鴻遍野,令無數家庭失去親人至愛,人倫悲劇不斷上演,就如同人間煉獄的恐懼般,更加上深如鬼魅般的刀所到之處,令親者痛而仇者快。宗教界講的勸世警語提及今世不行善為惡,死後敗入地獄,上刀山下油鍋。請問十字鍛造法所做出來的刀劍每隻都是數十萬層,如果用這數十萬層的刀劍來引喻每一層如十公分高,則幾十萬層的刀劍則有如數萬公尺高的高山,如此引喻若是真的,則可用來形容人世間的煉獄。此物之恐佈,古人早已形容有物。



【附註:】


(附註1) 相信做為識別身份官階的可信度是極高的。德國納粹在二次世界大戰時他們軍士官就以能擁有極完美象徵榮耀與功勳於一身的腰掛短佩劍為榮,雖然當時他們早已有各軍種各階級的軍佩章,仍然以短佩劍為榮。就以此例可判古老的中國應也早已採用。



(附註2) 將錄影機以千分之一秒的速度錄影重播,是可以看見前後擺動的激烈影像。



(附註3) 由於刀分直刀與彎刀,所以產生的現象也有不同。直刀的砍劈力量比彎刀明顯不足。直刀的物理特性造成刃口無法避免擠壓後的扭曲變形。彎刀卻不會發生司樣的現象,因為當物理現象出現時,彎刀的利刃只是會拉直,而這些現像古人早已一窺其中奧秘,只要騎兵隊所用的刀,一定是彎的『馬刀』。



(附註4) 『成吉思汗向日本購刀』此一說法很多人是不服的。如果唐人四次大遷徙至日本是真的,那麼向唐朝買刀是否就能被接受呢?世界上任何王朝的興亡都是主政者一人的功過,或無能或喜貪財色或聽信佞臣、好大喜功。這些均與原政府的行政團隊無絕對直接關係。統治中國三百多的貴族行政團隊,順利遷徙日本島,想當然能掌控小島的政治與經濟兩大命脈。想想看!千年來的日本至今仍然是唐朝的建築與文化,這符合種族多數理論。









點選圖片觀看劍刃震盪之情形

推薦品牌

折扣商品

先前瀏覽的商品

authorized bran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