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分類
最新文章
PersonalDefence
 

鑌鐵與烏茲大馬士革鋼

Posted 09/17/2008





這兩種失傳以久的東西,我們根本無從評論。


  在古代長兵器的時代裡,製兵器的刀匠身份是何等的重要,同等於現在國防工業裡的總工程師的角色。在當時要能製造出堅硬又韌也不易斷的刀是每位刀匠夢寐以求的事。自然界裡有很多事物可以給我們啟示的。如練武的木刀木劍;有經驗的師父一定會取其直紋路的木材,因為有很多的直纖維??而成,才能有其韌性不易斷及硬力不受損的特性。難到刀匠會不懂此理?我們可大膽預測鑌鐵與烏茲大馬士革在古代使用長刀長劍保家衛國的時代。十字折疊鍛法卻有與木刀劍取其直紋的纖維知識異曲同工之感。所以十字折疊法應該是我們肯定研討的對向。


  一群德國科學家從古代的大馬革鋼刀切片做研究,發覺它的硬度居然有HRC65度,甚至還有碳奈米管的初步成型。十字折疊鍛法有沒有碳奈米管呢?試想:含碳量0.6%的一把刀,其碳成份平均分佈,那麼十字折疊鍛法的過程中(對折、三折、對折、三折)此步驟重覆折返十三次,在嚴謹控溫下折疊九萬多層以上,甚至擁有百萬層。而如果層與層之間的含碳量也能勻質分佈呢?如果真的每層平均分佈,請試想碳不也是在同時折返的過程中極小化了嗎?


  由此可知鑌鐵與烏茲大馬士革應該是以此折疊法是沒錯的,接著的敷土、燒火、淬火才分途揚鏢。也因各民族文化習慣地域的不同,更因刀型的不同導致後面製刀的差異。鑌鐵中國古書記載狀似樹木有木紋且削鐵如泥,而中東的『烏茲』在印度語為水波紋;而水波紋刀則是指烏茲刀。


  由此推論刀面上的紋路以戰場上使用強度最強的應是木紋水波紋為其中之最。反之刀紋自古以來名稱花樣方法之多可說是無奇不有。確實各方都有証據可以佐証。古代人的思考模式主要還是以君王為中心思想,戰爭時期製造保家衛國的刀劍主流為實在能用、好用。承平時期,刀劍即進入極其華麗與藝術溶合為一的寶劍了,誰能得到君主的寵愛誰就能得到高官厚祿。在開始的小變動進而為得寵信的無所不用其極的脫離了刀劍原該有的特牲與能力,祇要能得到喝彩為目的。再創前所未有的藝術巔峰。可是少數刀匠的執著冥頑不靈,不諂媚作假討好當道換來的卻是鬱鬱寡歡終身而不得志。


  武俠小說裡的故事,永遠脫離不了的情節都是武林祕笈、寶刀、寶劍。古代使用長兵器的時代裡誰能擁有堅硬又強韌的刀劍,誰就能輕鬆擁有天下。換言之,誰能擁有這種刀劍的原創者”刀匠”,也就能心想事成。請試想為何此等寶刀寶劍在中東中國歐洲…等大陸型國家失傳呢?會是種族對立的關係嗎?而為何海島型國家的日本則擁有史上最強的刀?答案在每位朋友心中,或是在武俠小說裡可以求到答案。



下列測試圖與參考數據為竹本老帥所鍛造之武士刀橫切面,於電子顯微鏡高倍數放大後之呈現圖

1x50x100x
150x200x250x300x
350x400x450x500x

特別感謝林智隆教授提供測試圖片;陳榮梁老師(竹本)提供刀具以供測試!

先前瀏覽的商品

    最近瀏覽的商品

authorized brands